〔今日说法〕谁来保障我们的后半生

央视国际 (2004年08月11日 13:44)

记者:孙静婧 李政林
编辑:孙寒梅
主持人:肖晓琳
嘉宾: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黎建飞

主持人: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今日说法》。今年6月以来,媒体揭露出广东超霸电池公司,因为缺少相应的防护措施而使177名员工体内镉的含量超标的事件,引发了全社会对这些受害工人的关注。就在这两天事情又有了新的进展,这些在医院接受治疗的工人被强制要求出院。在接到这个线索之后,我们的记者当天就从北京飞到了广州,来看看我们记者的报道。

来自广东省惠州GP超霸电池有限公司的工人情绪非常激动,她们哭闹的原因是医院让她们当天办理出院手续出院。据了解,这批人是两个月前从惠州来到职业病防治院的,她们当时的身体状况被描述成体内镉超标。「镉」是一种重金属,在体内长期残留可能致癌,如果体内镉严重过量的话,镉会对肾脏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还可能使人患上严重的骨质疏松。

可医院强调,超霸公司的这批工人只是体内镉含量超标,还没达到镉中毒需要住院的程度,因此要求这些工人马上出院。医院说,国家对镉中毒有明确的诊断标准,如果病人体内的尿β2微球蛋白和尿视黄醇结合蛋白超过诊断标准,才可以判断他是慢性轻度镉中毒。这些工人的体检结果中虽然镉是超标的,但医生提到的那两种蛋白含量的检验基本都属合格,只有两个人有些高,因此医院要求大部分人都出院。

医院认为,根据国家制定的职业性镉中毒诊断标准中有明确规定,这些工人还都只是镉中毒的观察对象,而不是确诊的镉中毒病人,对他们的处理原则就是应予密切观察,每年复查一次。然而工人们对此并不理解,他们就想一直住院治疗,直到身体完全正常为止。

今天医院强制他们出院。早晨9∶00多,一名叫李亚梅的工人因为不愿被强制带回惠州,甚至没跟任何人打招呼,一个人离开了医院。没想到傍晚五六点钟,她的丈夫从老家接来孩子到医院来看她。工友们面对李亚梅的丈夫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唉声叹气。得知情况后,李亚梅丈夫当场呆在原地,他不明白自己的妻子怎么会无故失踪呢?

工人们说,今天早晨医院通知他们马上出院,李亚梅因为不愿出院就一个人离开了医院,一整天了还没有回来。她也没有手机,在广州也没有亲戚,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这个消息让李亚梅的丈夫十分担心。因为出院和李亚梅出走的事,工人们和超霸公司的矛盾变得更加尖锐。工人们说他们今天受到镉的侵害,弄得年纪轻轻就在医院住院,说到底都怪超霸公司。

他们说现在想想车间的工作环境,他们一点儿不奇怪会染上镉。据了解,生产镍镉电池要用到镉粉,粉尘状的氧化镉很容易通过呼吸道和消化道进入人体,因此在接触镉粉的时候,必须在比较通风的环境中带好防粉尘的口罩。那么超霸公司给工人提供的环境是怎样的呢?据工人们说,他们以前戴的都是做普通的口罩,根本没有防护作用,而且厂房里安装的是封闭式空调,没有通风系统。

工人们一致反映,不仅仅是车间不通风和没有防尘口罩的问题,最让他们生气的是他们进厂工作之前,没有人告诉他们镉会对人体造成这么严重的伤害,他们也不知道镉会有这么大的毒性。工人们说,因为不了解镉可能对身体造成的伤害,他们工作的时候为了节省时间,甚至把午饭带到车间去吃,喝水也不离开岗位,这样做无疑又让他们白白吃进不少的镉,而从没有人告诉过他们这样做是不行的,是会得病的。

住进医院之后,医生告诉他们,今天的情况本来完全可以避免,只要做好了有毒害作业的防护措施,就能够可以免受其害。如果情况真如工人们所说车间真的不通风,没有防尘口罩,没有事先告知镉对人体的危害,那么超霸电池公司对工人体内镉超标的事实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那么,超霸公司里工人们工作的环境到底如何呢?

几经协调,我们走进超霸公司看看真实的情况。在车间里,我们看到了窗户上的排风设备,工人们也都戴上了防粉尘的口罩,而且发现车间里还设立了专门的饮水间,工人们如果想喝水必须洗过手进入饮水间喝水,在车间外面也有几间专门的更衣室,让工人在回宿舍之前换下粘了有毒物质的工作服。

据超霸公司的负责人介绍,我们见到的这些变化的确是发现那些工人体内镉超标后,公司进行的专项整改。整改的内容还包括工人食堂。为了避免工人再把午饭拿到车间去吃,公司特意扩大了食堂的面积,让工人能够集中就餐,现在超霸公司的工人作业环境已经基本合格了。同时,对于搞好工人自身清洁的问题也有了强制的措施。

超霸的负责人说,超霸公司成立于1994年,而认识到镉的危害也只是这几年的事情,对于今天的后果他们已经尽力在弥补了。而且他们强调,造成今天的后果工人本身也要承担一定的责任,因为公司已经为他们进行过这方面的培训,工人本身不注意卫生和防护也是导致他们体内镉超标的原因。

在超霸公司,我们的确看到了一些培训材料,可我们注意到这些材料的培训内容却都是关于如何避免使镉污染环境的,并没有教他们如何做好自身防护的内容,而且这些培训都是在2001年做的,之前并没有组织过培训。另外,据了解超霸公司此次检出的镉超标的工人有177人之多,他们都是在今年5月惠州市疾控中心组织的统一体检中才检查出体内镉超标的。那么这些已经在超霸工作了七八年的工人,为什么之前没有被检查出来呢?对此,超霸公司负责人说,他们以前体检的项目主要集中在传染病,肝炎等疾病上,并没有针对镉超标作过检查。

根据我们国家《职业病防治法》的规定,从事职业病危害的工作的工人必须定期做针对可能发生的职业病的健康检查,那么超霸公司为什么没有这样做呢?据了解,做有关职业病的健康检查必须到具备相关资质和能力的专业医院,而惠州有这样的资质和条件的医院只有一家,就是惠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惠州疾控中心成立于2002年,也就是说在2002年以前惠州是没有能力给工人做职业病体检的,超霸公司的人说,今天的状况是历史原因造成的。

现在,在这177名工人中,已有两人可以确诊为慢性镉中毒,对于他们的赔偿和治疗法律上有明确的规定。比较麻烦的是,其他没有达到镉中毒标准而又确实体内镉超标的工人,超霸公司认为他们还没有丧失劳动能力并且无需住院,他们希望这些工人能回到工厂换个岗位继续工作。

可是工人们说,他们都是四川湖南来的打工人员,本来就没有什么保障,现在有了病,他们更为自己的将来担忧,而体内的镉不知道多长时间才能排出去,听说最长要30年。超霸公司会管他们一辈子吗?他们有些担心。为了打消工人们的顾虑,为了让他们安心在惠州工作排镉,8月3日,惠州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对工人作出承诺,如果真有工人排镉需要很长时间,政府会监督公司一直负责到底。

主持人:今天我们请到演播室的嘉宾是中国人民大学的黎建飞教授。黎教授,记者调查当中我们看到,工厂认为这些工人被镉侵害归结为历史的原因,因为过去他们也不了解镉的危害。这个原因您觉得能说得过去吗?

黎建飞:这个说法不正确的。因为我们国家的立法对这种有毒有害作业的重视是从建国以后就开始的,镉至少在1981年《化工部关于化工严重有毒有害作业名单》里就已经列出来了,也就是说「镉中毒」这3个字对我们普通公民来说非常陌生,但对于专业生产厂家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问题。如此来看,厂家就有一些明知故犯的意味了。

主持人:作为投资者来说,他肯定是要尽量赚钱,追求利润的最大化,有时候他就会以牺牲和伤害员工的身体甚至生命为代价。他们从法律上来说应当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呢?

黎建飞:一个是对这些造成伤害的工人他必须承担全部的赔偿责任,另外国家的主管部门应该对他们进行处罚。

主持人:目前是当地政府也好,厂方也好,对这些受到镉侵害的工人作出了一定的承诺。您怎么看待这些承诺?

黎建飞:这些承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没有多大的实际意义,比如作为一个企业,它的行为已经随着市场经济的变化有可能就不再存在了。另外,作为政府的承诺,企业给员工造成了伤害应该企业来负责任,政府本身承诺负责任是督促企业的行为,不能直接作为责任承担人,所以这个承诺很可能无法兑现。

主持人:如此来看怎么样才能切实保障这些工人的权益?

黎建飞:一般要分两种,有的员工已经达到了镉中毒的就直接根据法律规定进行赔偿,对于没有达到中毒但是已经超标的这些人,更要采取一些更加合理的措施。企业要让员工加入工伤保险,或者企业要对员工进行一次性赔偿,一次性赔偿的标准应该使员工恢复到没有受到伤害之前。

主持人:到目前为止,我们的记者已经回来三四天了。李亚梅还在继续寻找当中,这些工人是否会被强制出院还是一个未知数,在政府介入之后,这170多名受到镉侵害的员工命运能否有所改变,他们将会得到怎样的补偿和安置,我们将在日后的节目里继续予以关注。感谢观众朋友收看本期《今日说法》。
創作者介紹

超霸工人鎘毒事件簿 The GP Batteries cadmium posioning case

gpwork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