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个准确的职业危害诊断结果,真难!

南方周末   2005-01-13 11:30:35

深圳捷霸公司「镉误差」事件暴露职业病防治法执行存在问题,该公司员工感叹———求个准确的职业危害诊断结果,真难!(左圖:职业病防治工作应该常抓不懈。小青、代旭/摄)
  
本报见习记者/朝格图

  「可以说,职业病防治法是国内卫生立法中是最好的,立法质量很高,曾受到国外的好评,但执行方面却很不理想,业内人士对此有不少意见。」
  《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主要起草人之一、北京市卫生法学会秘书长张云林教授的这番话,既是对当前执法现实的微辞,也是对深圳市捷霸电池有限公司(下称「捷霸公司」)「镉误差」事件的有感而发。
  从去年8月开始,捷霸公司员工为取得一纸可靠的职业健康检查结果,求市里告省里,辗转奔波,却迟迟不能如愿,直到深圳市政府出面干预,才出现转机。这个艰难的职业危害诊断过程,正是《职业病防治法》执行不力的一个具体印证。
  
  悬殊「误差」引来质疑

  去年8月13-15日,深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下称「深圳疾控中心」)派人到捷霸公司为1200名员工进行了尿镉检验,发现其中80人镉超标。10月19日,该中心又对这80人进行了复检,结果变成了只有17人超标。
  前后两次检验,结果却相差悬殊,捷霸公司的员工们开始怀疑检验结果的可靠性,尤其是那些长期在粉尘环境中工作的人——他们想确知自己的身体状况。「超标就表明已受到了职业危害,专家说的。」一位员工称。
  据了解,两次检验的结果中,悬殊的差别,不仅表现在从80到17的超标人数,还有尿镉的指数,例如,13.6变成了0.5,17.15变成了4.77,37.76变成了0.5……且二检结果都低于超标值5(单位均为μmol/L)。其中,一检和二检之间差别最大的达70倍之多,远远超过了生物样品正常的正负30%的误差值。这也是引起员工们怀疑的主要原因。
  员工们追问:差别何以如此悬殊?厂方没有正面表态,只是推说「有疑问去问疾控中心」;后来,深圳疾控中心负责此事的徐新云博士出面答复说:「因为一检是在厂里进行的,有粉尘影响检验结果。」
  有员工随即反驳:「那所有1200人都应该参加复检啊!」
  徐新云无言以对。
  还有的员工注意到了一个细节:接受二检的员工中,有13人的尿肌酐指数低于0.3g/L,而按照卫生部颁布的《职业性镉中毒诊断标准》,尿肌酐低于0.3g/L应重新留样再检测。但事实却是,深圳疾控中心在这13名员工尿样不合格的条件下,依然为他们做了尿镉检测。
  因此,部分员工担心:检验结果是否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
  但捷霸公司总经理冼荷英对媒体公开表态说:「公司方面并未干涉疾控中心的工作。」
  到底是何原因造成了如此悬殊的「误差」?中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职业病诊断标准委员会的黄金祥委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技术层面上来讲,取样和检测两个关键环节都容易造成误差。但由于无法确知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错,所以他认为有必要再行检查。
  而张云林教授则认为「不排除存在『非技术方面』的问题」。他说:「捷霸公司员工有这样的担忧和疑问,完全可以理解。尽管目前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这些员工的尿镉误差是人为操纵的,但第三方的检测结果可以作为间接证据。如果最终证明的确存在人为操纵的问题,那么就要追究有关部门的责任。」
  
  不接受个人检测申请不合理

  事实上,有些一检正常的员工同样怀疑检验结果,因为一检可能有很大偏差。「二检以一检超标者作为底数,没有道理。」他们认为,一个合理的解决办法是所有员工全部重检——当然,是按他们信任的程序来进行。
  二检超标的员工曾向厂方提出到设在广州的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下称「省职业病院」)再检。厂方回复说,「再检可以,但必须在深圳进行」。而省职业病院也拒绝了捷霸公司部分员工提出的「再检」请求,表示「暂不做个人自费检查」,并称,直接到该院进行尿镉检查「需要深圳相关部门提出来方可」。
  这些员工又回到深圳疾控中心,提出想自费做检查。但他们得到的答复也是:「不接受个人的申请,需要所在单位同意方可」。
  「既没法异地复检,又不能以个人名义申请检验——我们怎么才能得到一个值得信任的职业危害检测结果?」无奈之下,12名二检超标的员工于去年11月19日将情况反映到了深圳市政府有关部门,并最终得到了重视。
  11月29日,省职业病院派人为二检超标的17位捷霸公司员工进行了「三检」取样。目前,这17人的三检已经完成,结果显示,他们的尿镉全部超标,「但未发现镉中毒」;其中有4人还被送往国家级相关部门检验。
  另外,根据深圳市政府「扩大检查范围,其他员工也要复检」的要求,对一检超标的其他63位捷霸公司员工的三检工作,省职业病院也已陆续开始安排。捷霸公司总经理冼荷英日前承诺,等省里的检验结果出来后,将按照《职业病防治法》和《劳动法》等法律法规为有关员工办理后续的治疗和赔偿工作。
  尽管在深圳市政府的干预下,捷霸公司的「镉误差」事件最终得以向好的方向转变,但是该公司部分员工的质疑依然存在:为何当初他们不被允许异地复检或个人申请检验?
  黄金祥告诉记者,《职业病防治法》中规定,职业病诊断应在个人居住地和工作地进行,当事人如有异议,可以向上一级卫生疾控部门申请复检。从这一点上讲,深圳疾控中心和省职业病院不接受捷霸公司员工的个人复检请求,“是不合理的”。
  而张云林则进一步分析说:「可以将捷霸公司员工个人求检的行为分为两类:一类是申请职业病诊断,另一类是申请个人职业危害体检。企业员工申请职业病诊断,深圳疾控中心和省职业病院都应该接受,这是《职业病防治法》的规定;而这些员工申请个人职业危害体检,就更应该被接受,因为这是每一个公民的权利,受宪法保护,而也只有卫生疾控部门可以做相关检测。可见,无论从哪一类的情况来看,卫生疾控部门不接受个人检测申请都没有道理。」
  
  职业卫生执法亟待强化

  记者在采访中还得知,捷霸公司员工不仅对职业病诊断环节存有疑问,更对公司在职业病防护方面的工作存在诸多疑问。
  在捷霸公司2000年发出的「职业危害公告书」中,已有关于镉的危害性及对其防护的说明,但该公司直到2004年8月才第一次为员工进行尿镉检查。
  「以前为什么不定期做镉危害方面的身体检查?」有员工质问。
  自2004年起,捷霸公司在劳动合同中增加了「职业病危害告知」。这同样引来了员工们的质疑:「公司成立这么多年,为何此前一直不在合同中明示职业病危害?」
  去年12月,捷霸公司约有30名员工离职,但公司并未按职业病防治法的要求安排他们进行离职身体检查。
  据悉,捷霸公司的一些离职员工目前正为「合同未明示职业病危害」和「未进行离职身体检查」这两个问题向该公司讨说法。
  「公司长期不履行职业病防治法的规定,相关的行政主管部门为什么对其听之任之,不管不问呢?」在部分捷霸公司员工看来,对于该公司存在的问题,监管部门也应严格履行职责。
  这些员工的看法引起了张云林的共鸣,他对当前职业卫生执法的状况也颇有微词。
  张云林认为,造成这种状况的主要原因,在于「卫生行政部门的执法常常遇到体制上的障碍,容易受到上级部门的干预」;另外,「相关部门执法权交叉、重叠,彼此之间协调沟通非常困难」,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以为民工维权而出名的重庆立太律师事务所律师周立太也表示,当前我国的职业病状况的确堪忧,「职业病问题日益严重,其潜在危害将远远大于有形的工伤」。他说,捷霸公司「镉误差」事件并不是孤立的个案,类似的事件在国内各地时有发生。「这个事件所显示的职业危害诊断艰难,只是职业病预防、控制、治疗和赔偿等诸多困境的一个缩影。深圳市政府的介入推动了该事件的解决,但这也恰恰说明卫生、劳动和疾控等部门的行政执法工作亟待改善。」
  周立太认为,我国的《职业病防治法》体系和《劳动法》体系已比较完备,但执法问题不少。要改变这种状况,首先,卫生部门要严格执法,加大对违反《职业病防治法》的行为的处罚力度;其次,地方政府要高度重视职业病问题,「深圳市政府的做法就很好。发展经济的同时要进一步做好职业病的预防、检测以及相关的卫生行政督察工作」。
  周立太还提醒可能遭受职业危害的工人要加强维权意识,切记以下几点:(1)签订的劳动合同应包含职业病危害的明示,解除合同时要进行职业病相关体检;(2)要求所在企业改善劳动卫生条件,定期进行身体检查,建立健康档案;(3)如果发现自己已受到职业危害,要通过劳动仲裁或法律途径向企业索赔。
  
  
  背景:我国受职业危害人数超过2亿
  
  卫生部于1月7日透露,目前,我国职业病防治工作形势严峻,国内有毒有害企业超过1600万家,受到职业危害的人数超过2亿。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01年底,我国累计发生尘肺病人数已相当于世界其他国家尘肺病人的总和。
  上世纪50年代以来,我国报告累计尘肺病例58万多人,已死亡14万多人,现有患者44万多人。但专家估计,实际发病要比上述报告的例数多10倍。
  在1月7日举行的“第十届职业性呼吸系统疾病国际会议”新闻发布会上,卫生部官员称,尽管我国已于2002年颁布《职业病防治法》,但随着企业经营模式、劳动用工制度的变化,职业卫生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
  这些主要现实问题包括:职业病防治的法律制度尚未得到全面落实;一些基层地方政府片面强调经济发展,监管不到位,职业病危害源头没有得到有效控制;劳动用工管理混乱,严重影响劳动者的职业病防治;职业病危害转移问题严重;职业病防治的能力严重落后于经济发展的速度,等等。
  卫生部官员当天还透露,下一步,卫生部将会同有关部门起草全国职业病防治规划,将职业病防治规划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把职业病防治工作列入各级政府的年度考核指标。此外,还将会同有关部门积极调整产业政策,从源头上控制职业病危害。

  (《中国青年报》1月8日报道)


創作者介紹

超霸工人鎘毒事件簿 The GP Batteries cadmium posioning case

gpwork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